采访得奖作品《飞天》

本团的独舞作品《飞天》获选前往中国深圳参加由中国务院侨务办公室、中国舞蹈家协会、华侨城集团主办,华夏艺术中心承办的“2012文化中国·全球华人中华才艺(舞蹈)大赛”并在该大赛中荣获单、双、三人组别的最佳造型奖。为此,我们特地在她们载誉归国后采访该支舞蹈作品之编导蔡惠珠老师及舞者林碧芬。

采访整理:文艺团马露
记:记者
蔡:蔡惠珠(文艺团导师兼艺术总监)
林:林碧芬(文艺团助教)

以下为采访内容:

 

记:首先,祝贺两位这次载誉归国!我们先请碧芬谈谈这次出国比赛的心情。

林:觉得自己很幸运能够入选,而且第一次参加就有机会登上全球的舞台上,有点意外。

记:当你坐在台下,看见来自世界各地的舞蹈好手在台上进行比赛时,心里是有什么感想?

林:就觉得我没有比她们优秀。她们的基本功都很扎实。然后我觉得我的舞蹈动作并没有很难。然后那时候心里会觉得自己没办法和别人比。

记:那么老师是如何鼓励你的?

林:她就告诉我尽力就好,去享受那个过程。

记:那么也请蔡老师谈谈这次出国比赛及获奖的感受。

蔡:其实,我这次带碧芬去比赛,最深的体会就是“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我们由于比赛前出现很多不可预期的状况,没办法在舞蹈动作及技巧上有太多的要求,所以未能获得舞蹈技术相关的奖项。但是,因为在造型设计方面花了不少心思,所以获得这个最佳造型奖,也觉得很安慰。

记:请问是遇上了什么样的难题?

蔡:主要是我们的服装及道具是抵达深圳时才第一次试穿及练习,所以舞蹈员没有足够的时间与道具建立默契,而彩绸在这独舞作品里又占据非常重要的部分。其实,当我们知道这套独舞作品入选时,就请北京的老师联系当地的师傅制作舞蹈服装及道具。由于两地的测量尺寸有不同而有沟通上的问题,加上只能通过电邮、电话联系一来一往的限制,所以服装及道具赶不及在比赛之前寄出。我原本还抱着希望说至少彩绸可以先寄过来,好让碧芬可以先适应彩绸,但最后还是赶不及,我只好当机立断请师傅直接寄到比赛地点去。由于碧芬准备比赛过程中使用的“绸”是本地的布料,既无轻盈飘逸的感觉,再加上染色后重量增加,舞蹈员为达致舞蹈效果还要使出额外的力来挥动“绸”,十分辛苦,碧芬练到双臂发痛。而且“绸”不听话总是卡住,不然就缠在一起,导致我无法在动作技巧上增加难度,而且也“不忍”。然后,我们飞往深圳的 时候班机又延迟,加上去到比赛现场时,每支队伍只有短短的十五分钟走台。在这十五分钟里,既要配灯光、熟悉场地,又要适应新服装及道具,我们根本没多余时间练习。只能争取在所有队伍都走完台时再练习,但同时,其它队伍也是如此打算,所以最后我们只好躲在酒店的房里练习。

记:酒店的房间空间不大,彩绸那么长,你们怎么练习啊?

蔡:就把床啊、橱啊,任何可以移动的都推到最旁边。

记:碧芬呢,抵达深圳才第一次拿到服装、道具。心情怎么样?

林:很紧张。由于装着道具和舞服的盒子很小,我们还担心会有什么漏掉的。赶紧检查头饰、彩绸、衣服等是否齐全。

记:那么碧芬在深圳比赛的准备过程里有没有发生特别难忘或有趣的事情?

林:就我们在房间里练习的时候,我一挥彩绸,不小心把床头的灯罩打歪了,结果意外造就了“室内摄影棚”的效果。哈哈哈!

记:那么这次除了练习舞蹈之外,还为比赛做了哪些准备?

林:老师还特地安排我在比赛之前去上化妆课程。虽然最后比赛的时候还是老师帮我画。哈哈!

记:获得这个最佳最造型奖,请问老师在造型设计上是如何寻找灵感?

蔡:由于有段时期碧芬在准备学校考试,我们无法练习,再加上绸缎没能寄到,导致我无法在舞蹈动作设计上再提高,所以我就有比较充分的时间去设计舞蹈的造型。考虑到这是一个国际性的比赛,所以我们在造型上也用比较夸张的。我与北京的师傅沟通时,在服装的颜色上师傅提供金黄色、红色与银色的选择。 但是我想,这个孩子还这么小,金黄色的话我们舞团自己千手千眼的服装就是金黄色的,灯光一打下来就是整个亮的;后来考虑银色,又觉得会太单调;最后选择红色,因为她是少女,加上这是一支独舞作品,所以她穿着站在台上就会十分的亮眼。跟着我们考虑的是彩绸的颜色,我们这里染的“绸”是三色,我有把照片给对方看。尽管很多人说那颜色应经很美了,但是我觉得还可以更好,因为我们这里的技术没办法做到渐色的效果。结果对方师傅很大胆的建议了七彩的彩绸,染出来的效果我看了很满意。而且在服装的红色,我也另外要求师傅把它也染成渐色,不然整个大红穿在身上也是很吓人。至于头饰,其实我一开始是喜欢另一个比较朴素、只有假发及一多花的头饰,但后来对方建议换成现在这个比较夸张的头饰,看了整体效果后,我也接受了。而且师傅想得很周到,把项链直接缝在衣服上,就不会影响舞蹈动作。我唯一有更动的就是把上衣的一些垂下的珠饰剪掉,因为怕影响动作,加上我觉得彩绸及衣服头饰已经十分亮眼了,不需太多其它的点缀。其实当天很多服装都很美,都很有特色,我也不知道我们怎么误打误撞就获得了这个奖。

记:或许是因为大胆地启用了红色吧?因为我看到照片时,没想到敦煌的衣服可以是红色的。就一般上我们看到的不是金黄,就是淡淡的粉色。

蔡:或许就是比较新鲜,在敦煌的造型上算是一种突破吧。加上她是少女,所以我们在颜色的选择上也比较大胆。而且我在舞蹈的叙述也有写道,挥动的彩绸像晚霞。所以当彩绸舞起来就十分耀眼。

记:那么碧芬有什么话是想对老师说的吗?

林:(当老师不在的时候悄悄说的)就真的很谢谢老师。除了指导我,还不断鼓励我,比赛时还帮我画了很美的妆。尤其是我们因为睡眠不足很累时,老师追我去小睡一会,而她却在那个时候帮我缝衣服、把服装改小,明明看见她一直打哈欠,可她还坚持帮我修改,我真的很感动。

Comments are closed.